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草青青

离离田草,黄又复青。

 
 
 

日志

 
 
关于我

不要戚戚于自己的位置、年龄、环境和收入,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正在向什么方向移动。

网易考拉推荐

特别的爱,给特殊的你  

2017-03-13 22:01:31|  分类: 松滋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别的爱,给特殊的你

市教校  吕红艳(本文系吕红艳在全市“三八”庆祝表彰会上的发言)

尊敬的各位领导、嘉宾,亲爱的姐妹们:

大家好!

我叫吕红艳,来自松滋市特殊教育学校。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首先,我祝福在场的所有女同胞们节日快乐!(鞠躬)

不知不觉中,我已在特殊教育的岗位上默默耕耘了21年。21年的特殊教育告诉我,面对那些有耳无闻、有眼无视、有口无语、有腿难行的“特殊孩子”,我们更要去主动接纳、包容、理解、尊重他们,给予“特别的爱”。

无情流逝的岁月,却是我永远的坚守。

就从我的第一个学生说起吧。他叫杨秘,是一个只有四岁半的聋哑孩子。每天除了做语言康复训练,我还要为他洗澡、穿衣、喂饭,哄他入眠。在陪他的第一个晚上,迷迷糊糊的我,突然被一阵孩子的哭声吵醒,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腥臭的味道,原来是孩子把大便拉在了床上。我赶忙起身抱起他。孩子手脚不停乱踢,我只好不停的喊他的名字安抚他。等他静下来,我已筋疲力尽,打来清水,帮他清洗身体,抱着他直到他再次睡着;我才发现,我的新睡衣上蹭满了大便。再次清洗、打扫,洗完澡,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僵硬的躺在床上。想着最初的梦想,看看身处的现实,我默默的流下了眼泪……不知不觉中,半年过去了。按照规定,等他满五岁,可以独立睡床,我也就不用再全天陪护,彻底解放了。那一天,我心情很快乐,几乎是唱着歌送他到寝室去睡觉。回到房间里,我却失眠了。半夜里,哭喊声响彻校园,我慌忙跑过去,发现是他摇着宿舍的铁门,嘶声力竭的呼唤我。这一刻,连对象都没谈过的我,忽然有种错觉,铁门对面的一定是我的孩子。回想半年来相处的时光,记忆中已没有痛苦,只剩下与他在一起的欢乐,我冲上前去,紧紧的抱起他,再也不愿放开。

就是他,杨秘,我的第一个学生,竟神奇的将我内心深处潜藏的“爱”激发和生长,洒向每一个特殊孩子。

既然选择,无怨无悔。结婚19年了,我始终过着两地分居的日子。03年,爱人在北京给我找好了工作,可我看着孩子们充满渴望的眼睛,我是那样的不舍得。06年,我的儿子上了北京户口,要到北京去上小学,爱人又给我做工作,希望我们一家三口能从此在一起生活。儿子也不理解,说:“妈妈,您宁愿要那些残疾的学生也不要我,是不是我不听话,你就不喜欢我,不愿意要我了。妈妈,只要你能陪在我的身边,我以后一定会听话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是那样的不平静,面对儿子的声声呼唤,我又该作何选择呢?最终,我仍然选择了留下。因为,我对特教事业的感情和爱,已永远留在了特殊学校。

特殊的孩子,也需要健康的教育。

为了能让特殊孩子清晰的叫一声“妈妈”,21年来,我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我买来镜子,只是为了让孩子们可以看见自己的口型;我买来泡泡水,和他们一起吹泡泡,只是为了增强他的肺活量,能够发出声音来……因为我坚信:铁树能开花,哑巴也能说话。

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在给一个叫张贤芝的聋哑孩子上语言训练课的情景:我和她面对面坐着,先教她做舌操,然后一遍遍大口型的给她示范发音,让她观察我发音时的口型,把她的手背贴近我的嘴唇让她感受气流的大小;把她的小手放在我的脸上、鼻旁、脖子上,感受声音的振动,找准发音的部位。她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对着小镜子反复练习,我不断的进行纠正。有一天,她突然间用力喊出了一句清晰的“妈妈”。我顾不得擦去喷在我脸上的口水,一把抱起她,竖起大拇指说“好!好!好!”。紧接着,她又说出一句:“你像妈妈。”这意外的一句话,像一股甘泉流遍我全身,我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

还有一个女孩子叫黄小进,长得特别漂亮,成绩优异,舞蹈也跳得好,成了文艺骨干。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她情绪十分低落。每当同学们在一起尽情玩耍、开心畅谈的时候,黄小进总是一个人默默的走开,脸上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淡淡的忧伤。我把黄小进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我才了解到她的爸爸妈妈离婚了。她非常的苦恼,问我:“老师,如果我是一个正常的孩子,我的爸爸妈妈肯定就不会离婚了。我是不是活到5080岁,也许一辈子都听不到声音,也说不了话了?如果一辈子是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用呢?”我流着泪紧紧的抱着她,“你的爸爸妈妈虽然分开了,但他们永远都是爱你的。虽然你不能听到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但你可以眼睛就观察、用心去感受生活的美好。你在学校里可以学知识、学电脑、学舞蹈……以后也可以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考大学啊!”她抬起满脸泪痕的脸,问我:“老师,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吗?”我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坚定的告诉她:“你会的,一定可以生活的很幸福的。”在我的不断鼓励下,黄小进不再沉浸在父母离异的痛苦中,和同学们有说有笑,积极参加学校的各种大型活动,而且表现的相当出色。后来,黄小进有幸参加了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幕式的舞蹈表演,为松滋争得了荣誉。经过深造后又回到母校成了一名优秀的舞蹈教师。

行走于荒原上的,不只是我一个;挺在我背后的,是松滋特校的“特教团队”。除了在校陪读,去年我们又开启了“送教上门”的新征程。我们甘做聋生的耳朵、盲生的眼睛、培智生和自闭症孩子的妈妈,疲倦不厌倦、辛苦不心苦,倾情呵护,不离不弃。

近年来,我们办过花卉站、养猪场,义卖过水芯笔;跑荆州上武汉到香港募捐和求援,饿了吃碗方便面,累了找最便宜的旅店歇脚。我们用对残疾孩子特别的爱、对特殊教育特殊的感情感动人,争取到了香港现代传播集团、财政部、教育厅、省残联等厚爱和支持,学校面貌焕然一新,成为全省县级特校中的示范校,也成为了全国特教改革实验区。我校先后获得“最美松滋人”团体奖、荆州市“三八红旗集体”等荣誉。盲生刘友金等同学表演的小品《光明行》获省一等奖、全国三等奖;参加全国第六届特奥会,获一金一银三铜牌;学生美术作品在深圳关月山美术馆展出;近40名聋哑学生考入天津理工大学、长春大学、重庆大学等高等学府。他们用励志勤学向着梦想阔步前行。他们从不孤单,因为我们的身影和目光一直陪伴、一路同行。

同在一片蓝天下,共享发展好“红利”。美好而幸福的“中国梦”怎能少了她们?特别的爱,给特殊的“你”,让每个梦想都开花。这是誓言,更是行动。特教特爱,永远在路上!

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