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草青青

离离田草,黄又复青。

 
 
 

日志

 
 
关于我

不要戚戚于自己的位置、年龄、环境和收入,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正在向什么方向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在春天里,读一树“桃花诗”  

2017-03-12 21:42:11|  分类: 原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春天里,读一树“桃花诗” 

/山栀子

 在春天里,读一树“桃花诗” - 山栀子 - 田草青青

这些天,微信里传播最多的,就是关于春天的图文和诗歌。

文字真是太多,多得眼花缭乱,字字句句都是春心。图片各有不同,一树一花都是春天。在这个信息化和自媒体的社会里,人人都是作家和诗人、画家和摄影家,人人的眼里和心里,也都有着一个属于自己的春天。

读图读文,尤以桃花最为惹眼,扑面而来。

老家的附近山上,就有人专门种下了大片大片的桃花,其艳无比。每逢骑车回家,总能喜逢一枝红桃出墙来。一年前到石首,看那声名在外的桃花山,总让我想起金庸笔下的桃花岛和美丽精怪的小黄蓉。浩淼的水域中间一座小岛种着无数桃花,落英缤纷,桃花似零零细雨不断舞动,树下动如脱兔的少女在桃林里穿梭。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震得桃花更如泼洒的细雨般簌簌而下。

今天就是雨日。春雨淅沥,雨湿窗帘。润物无声中,只怕也有开得早和受不住的桃花,落地成伤。

当春天与诗歌相遇,便是一场难得的盛宴。听雨,读诗,也读人。一树桃花诗,朵朵动心。

桃花入诗,最早当数《诗经》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古人说,“诗无达诂”。我想,这是春寒料峭中鲜嫩的桃花在枝头微微颤动;这是熠熠阳光下桃花笑靥绽放;这也是待嫁的新娘喜中含羞、两颊透红,似有人面桃花,相映成辉之韵味。后有宋代词人陈师道《菩萨蛮》“玉腕枕香腮,桃花脸上开。”很有异曲同工之妙。

桃花有“占尽春光第一枝”的美誉,是春的娇客。唐人周朴说,“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宋人韩元吉也言,“东风着意,先上小桃枝。”欧阳修在《舞春风》中用“桃李无言花自红”盛赞桃花的艳丽之美。

是啊,诗人一遇到桃花,便种下一片深情。白居易看桃,“村南无限桃花发,唯我多情独自来。日暮风吹红满地,无人解惜为谁开。”诗人眼中的桃花柔弱易逝、生命无常。袁枚题桃,“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同为流年逝去,梦想易碎的感慨。周朴赏桃,“可惜狂风吹落后,殷红片片点莓苔”,感叹女人貌美时受无数人追捧喜爱、年老色率时无人问津的凄凉。温庭筠写桃,“二月艳阳节,一枝惆怅红。定知留不住,吹落路尘中。”流露出一种强烈的时间意识。偏有诗人李九龄另辟路径,作《山舍南溪小桃花》:“一树繁英夺眼红,开时先合占东风。可怜地僻无人赏,抛掷深山乱木中。”借景抒情,表达了对桃花置身山野,美丽无人欣赏的惋惜。

一树桃花,满腔离愁。刘禹锡诗云:“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李白赠汪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一春桃花落,此情已成殇。秦观有词作:“春光还是旧春光。桃花香。李花香。浅白深红,一一斗新妆。惆怅惜花人不见,歌一阕,泪千行。”

我不知道,“桃花流水”,何以成了爱情的代名词。是李白的“桃花潭水深千尺”,还是张志和的“桃花流水鳜鱼肥”?是王维的“春来遍是桃花水”,或是李白的“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似乎都难以寻到爱情的踪迹。但是,有一首家喻户晓的桃花诗——崔护《题都城南庄》,背后却有着一个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在一个桃红柳绿、蝶舞蜂飞、春意袭人的日子里,才子崔护巧遇佳人绛娘。一个风华正茂,情窦初开;一个楚楚动人,芳心暗许。从离别到再聚,虽时为一年,却经历生死。诗人于伊人已去的惆怅中,挥笔在柴门上题下“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一段传奇,一段佳话,不折不扣的“桃花缘”。后来,柳永作一首《满朝欢》,“人面桃花,未知何处,但掩朱扉悄悄。”宋人石孝友也作《谒金门·风又雨》:“风又雨。断送残春归去。人面桃花在何处。绿阴空满路。”,皆是承“人面桃花”的爱情故事而来。

其实,也并非所有诗人的眼中,桃花皆美。北宋诗人曾巩有诗:“一番桃李花开尽,惟有青青草色齐。”在桃花易谢与小草长青对比中,暗示了这样的一个哲理:桃花、李花虽然美丽,生命力却弱小;青草虽然朴素无华,生命力却很强大。杜甫在《绝句漫兴九首》中第五首写道:“肠断春江欲尽头,杖藜徐步立芳洲。颠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尽管眼前一片繁花,但家国的愁思还时时萦绕在心头。诗人眼中的柳絮与桃花也成了残花败柳,轻佻飘浮。

在春天里,读一树“桃花诗” - 山栀子 - 田草青青

明代画家唐伯虎,曾作一首《桃花庵歌》,其意明白如话。“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诗中,桃花不再是春天的象征、时间的寄托、爱情的代言,而变身成了一种逍遥生活、归隐田园的代表。这和陶渊明的“桃花源”如出一辙,也代言了很多人的人生理想。

今年的春天,一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热播电视网络,上演了一段灿若桃花的爱情,乱了春意,撩了春心;也只是一瞬而已。玄幻出来的浪漫与真情,不过是天空中一道绚丽的彩虹,来得突然,去的也快。倒是一首片尾曲《凉凉》,让人惦念起那如宋词般婉约秀丽的女子,将桃花流水吟唱出了一种古典的味道,缠绵悠长。

——2017312日作。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