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草青青

离离田草,黄又复青。

 
 
 

日志

 
 
关于我

不要戚戚于自己的位置、年龄、环境和收入,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正在向什么方向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桔 事  

2017-02-05 00:47:03|  分类: 原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栀子

  

桔   事 - 山栀子 - 田草青青

春节过后,在回老家的蜿蜒山道两边,沿路可见漫山遍野的桔树上还挂满了红红的柑桔。从金秋十月开始,这种风景已持续三月有余。而今,柑桔这种水果已不再受城里人欢迎了,即使在乡村也是如此。生于七十年代的我,童年的记忆困在了这片贫瘠的土地。我偏爱柑桔,大抵是由小养成的习惯,喜欢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也喜欢看家乡桔子成熟的风景。

小的时候,柑桔并非到处都有,也算是难得的美味。而我老家附近的西流村,彼时盛产柑桔,几乎是家家种养,绵延几千亩。这里,乡村的色彩因柑桔而倍添了几分美丽。四季的主色是绿,绿得新鲜,绿得浓烈,绿得深沉。春天又是洁白的,远看是绵延起伏的白练。最美的是深秋,漫山遍野的桔红,就像无数的小灯笼,在绿叶丛中点燃。雨过天晴的日子,格外耀眼夺目;空气中,迷漫着成熟的清香。令人震撼又令人垂涎。

物以稀为贵。物质贫乏的年代里,人大多都是自私的。自家种的几棵柑桔,四周也同时种满了狗枸,挨不得;富户则用高墙围了起来,里面或许还有一只凶神恶煞般的狗;集体种的林场,每一片桔林,就有一座座小“pao 楼”,夜晚可见刺眼的探照灯;路边多用铁丝网围着,大人们说这是“电网”,碰不得,令人不寒而栗。还有更令人恐怖的是,林中到处布有“土cong”,土cong埋在林中,用线连在树上,暗藏在草丛里,很难看见,绊线即炸。铁丝网是否真的带电,我不知道;但“土cong”炸响是经常听到的。柑桔成熟的季节,常听到这里或那里一声轰响,就知道是哪里又有偷摘柑桔而不小心‘触雷’的,还听说有主人自己不小心被炸伤的。影视剧中战争片中的情景便大体如此吧,八路军闯过gui子的pao楼,情节如是。

去麻水外婆家的路,正好穿过西流林场。望着那一树树压弯了树枝的伸手可触的诱惑,饱尝了有眼福无口福的苦味。父亲安慰说,来年我们也种几棵,很快就有得吃了。真的,大雪纷飞的日子,父亲很不容易地弄来几棵桔苗种下,从此就种下了希望。我总是觉得自家的几棵柑桔长得太慢,两年不见长高,和我一样,过着没有营养的生活。一年,一年,开花的时候令人兴奋,引人遐想。只是好不容易盼来的几个稀疏的果儿偏被他摘下,说还不是挂果的时候,再等一年。父亲精心的伺养着它们,在他眼里,桔子树和我一样,也是他的孩子。

桔子绿中带黄的时候,我们就蠢蠢欲动了。其实,离柑桔真正的成熟,还差近一个月呢。西流林场是个好去处,哪怕是危机四伏,也无所畏惧,主要还是觉得公家的不叫“偷”。偶尔偷嘴几个,虽是酸酸的,却是满满的成就感。

最诱人的风景,是待到十月里,柑桔成熟季。附近的村民们,包括我的父亲,都加入了集体采摘的队伍。每人一担担地将金黄的桔子挑到大路上,装篓,上车。我们就守在路边,等待捡拾一不小心从竹篮里滚落出来的桔子;偶尔还有熟识的长辈们,趁机向我们丢出几个桔子,一天下来,就能有一小蛇皮袋子哩。傍晚时分,等待“大部队”在前面采摘完了,我带着小弟弟,一片一片,一树一树,寻找遗漏未摘的,或是长在树顶无法摘到的桔子。我就像猴子般,爬上一棵大树的顶端,若是搜寻到哪棵树的枝头那耀眼的一抹红时,兴奋极了。我喜欢桔瓤里充足的水分瞬间溢于口腔的感觉,半个一口,一个一口,直至牙齿酸得不能再碰任何东西方肯罢休。

我读的青林寺初中,就有一片柑桔园。桔子成熟的时候,学生就成了廉价的劳力。那个时候,帮着学校栽芍、割稻、种菜、采茶是家常便饭。最有诱惑力的当然是摘桔子了。白天采摘的时候,我们会故意将林中的大个儿留下,待到夜晚睡觉时,集体一举拿下,一起躺在床上品尝美味,不亦乐乎,这是多么甜蜜的秋夜。

柑桔很好贮藏。初冬时节,父亲会将熟透的桔子放进谷堆里,或者去山上打来一堆松毛,将桔子放进松毛里。过年了,从谷堆或松毛里刨出桔子,色彩更加鲜亮了,经过冬藏,酸味已尽去,清甜可口。

桔皮也是美味。将或青或红的桔皮,放在太阳下晒干,然后放进红辣酱里浸泡几日,又脆又香,味道长着哩。

后来,我到外地上学;参加工作也在五六十里外;一年中也回不了几趟家。桔树老了,父亲也老了。每到桔熟的季节,父亲总要给我捎上几袋子柑桔。过春节的时候,依然能吃到新鲜香甜的桔子。近年,回城里工作后,老家便近在咫尺。几乎每周都要回去,想吃就直奔桔园,可以仔细挑选个大、色红、皮薄、好看的桔子。家里的桔树早已在满足了我的食欲之后,还能解救一下冰雪来袭后鸟雀无食可觅的灾荒,成了鸟的佳肴。父亲看见一个个上好的桔子被啄得千疮百孔,很是痛惜,择了几棵好树,在树顶盖上了塑料布。这盛满父爱的柑桔啊,永不褪色,时常让我拍照放进朋友圈里炫耀一番,桔色桔香溢满了我的朋友圈。

而今,家家户户,房前屋后,山间田野,到处都是桔树。曾经一度的经济林也因价格越来越贱,让人们疏于管理,懒得采摘,任其自生自灭。桔红满枝映秋色,秀美乡村画中游。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漫步在老家的山路上,徜徉在芬芳的桔园里,有佳人手挽竹篮,俯仰轻摘,浅笑安然,留下一季的浪漫。路人过客,上山下坡,尽可以随心所欲的采摘,没有狗吠的惊扰,没有主人斥责的担忧,更没有电网和土cong的恐慌;只有金色的梦想,只有丰稔的人生,只有甜蜜的故事,只有一缕缕愈久弥香的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