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草青青

离离田草,黄又复青。

 
 
 

日志

 
 
关于我

不要戚戚于自己的位置、年龄、环境和收入,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正在向什么方向移动。

网易考拉推荐

伤 逝  

2015-05-28 22:37:19|  分类: 原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栀子

“乐乐”终于还是去了,它去时,旁边依偎着它的孩子,可爱的“圆圆”。

得知这个讯息时,我心里突然像被针扎了一下,隐隐作痛。

据说,“圆圆”跟着它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撑到了家门口睡下,再也没有醒来。然后,我的父亲将它们埋在了长江大堤边。一个不为我和女儿所知的地方。女儿哭了一天。

听闻这一刻,字字泣血。彼时,我没有善待它们。

那天,女儿改写了空间里“祈愿平安,人生为何要有生死离别?!”的签名。我们一家人不再在女儿的面前提起它们。

伤  逝 - 山栀子 - 田草青青

 

上周末回去,在陪女儿逛街时,隔壁的“小白”一路紧跟,女儿说,它没有我家“乐乐” 乖。我安慰她,改天爸爸再给你捉一只回来。她说,我想“乐乐”,再也不要了。

我鼻子一酸,差点不争气的落泪。那一瞬间,我瞥见女儿眼里的泪光。

我觉得特别悲哀的是,终没能逃脱这宿命。此前三次养狗的经历,结局皆是如此。

我的眼前,又一次浮现此前的一只小狗“旺旺”病逝前那撕心裂肺般的悲嚎。

伤  逝 - 山栀子 - 田草青青

 

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是,冥冥中似乎已有征兆。

结束半月下乡归来,发现办公室走廊里我养的一盆“小杜鹃”死了。

同事说,你的花死了。我很是生气地回了一句;你们都不知道帮我照顾一下。然后是悔了,耳畔仿佛有人说了这么一句:

你不养它,买它来做什么!

我的心头一颤:只是为了欣赏,而不呵护,这是对美的糟蹋。

伤  逝 - 山栀子 - 田草青青

  

我开始我为当初的狂热而懊悔不已。当初走在花店门前,正值春花灿烂的时候,禁不住这花色的诱惑,买了一钵置于办公桌上。只是为了欣赏这春色,留住这春光,梦想这一季春华。又或许,只是为了期待有更多的赏花者。正如张晓风说的,我们都是花下过客,都为一树华美芳郁而震慑而俯首,“风雨并肩处,曾是今春看花人”。我有点鄙视我当初那虚伪的“矫情”。

望着窗台上已被夏风剥落干净的枯枝,我问我自己,热情就是爱吗?热情、狂热会因世俗的纷扰与时光的变迁而骤减与淡然,但真爱永远不会输给时间。

我怅望灰天,在朦胧中,幻化出它们的美丽的面影。

——写于527日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