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草青青

离离田草,黄又复青。

 
 
 

日志

 
 
关于我

不要戚戚于自己的位置、年龄、环境和收入,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正在向什么方向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最可爱的人——为农民父母们作记  

2011-03-15 00:47:06|  分类: 原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可爱的人——为农民父母们作记

/田草青青

谁是最可爱的人?战争的年代里,是英雄;灾难的日子里,还是英雄;平静的岁月里,我们的身边,又是谁呢?

今天,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学校时,却有一种力量从心头跃然升起,有一种印象,愈来愈清晰。

组织有命不可违。早八点,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其他“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同志一起走进了村委会。我们小组今天的任务是走访5个村民小组近250户。数字并不担心,担心的是群众的一张张脸和一句句话。此前,我们已对工作的村况有所了解,这是全镇现状最差也是最落后的一个村。干群紧张上下皆知,工作难度显而易见。

果不其然。待我们踏进第一个农户的家时,便听到“跟你们反映问题有用吗,有用我就讲,无用就不讲了”这样的直问。随行询问记录的是万香校长,她终是用她的温柔与灵动打开了话匣子。

邻居门口三五人围坐一起,待我们说明来意后,一人怀疑而调侃地甩出一句“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几番解释后,众邻居开始你一言我一句地表达着对村委干部的不满,怨气迷漫。一番谈话结束后,导引的村干部安慰我们似的说:这个组是平常村里最不好工作的对象,村干部都怕进门哩。

可接下的走访,却让我的心里盛满了感动。

走进一个只有两位老人的家庭。

“过去是怕田多,现在是嫌田少。”“应该公平的不公平,应该公开的不公开。”这两句话正好回答了村民们的怨气由来。

一路上,关于土地之争的声音久而不绝。是啊,农民,土地。还有谁的距离比农民和土地更亲近?还有谁的感情比农民对土地的感情更亲密?听着他们的交谈,我在想,农民们关注什么,计较什么,不是种粮补贴的多少。在土地免税、减负增补的新时代里,土地就显得弥足珍贵了。在农村,最大的不公,就是土地分配的不公。

此时,手机短信新闻里传来温总理最新的声音——国之命在人心,解决人民的怨气,实现人民的愿望就必须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和监督政府。

这是多么令人振奋和温暖的声音。

走进一个移民的家庭。

在左邻右舍雕梁画栋的掩映下,这间平房显得格外的寒酸破旧。屋里的家具没有一件是时新的。男主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话家常,说政策,讲境况。言语之间,我看到一个父亲的艰辛,也写在他沧桑的脸上。我们来访时,他正准备去借钱给爱人治病。对于这样一个家庭我很想却又不能做些什么。听说他的小孩在上初中时,我关切地问,你申请了贫困生补助吗?没有。为什么?他说,我没有向村委申请低保,也不会向老师申请补助。在我们重庆,这样的男人会让人笑话无用。儿子更会觉得爸爸无用。

他没有一丝的思考。这是发自内心的质朴。

这就是农民。朴素、憨厚,还有坚忍。

见到一对特殊的老人。

老妇是哑巴,老伴也是残疾,身边没有子女,还有一个七八十的老母亲。老人似乎能懂我们的来意,竭力地用用向我们比划着。可惜我们不明白,只能和她的邻居侄媳交流,我们重点关注她们的低保情况。当我翻开低保证,上面赫然印着“发证时间:201012月”。并记录着“20112月,80元。”

一对可怜的老人,一份微薄的补助。迟到了的关爱,冷却了的温情。

老人的家不足50米的地方,是村支书的小楼。

返程的时候再次从老人的家路过。见着我们,她用手指着嘴角比划着,一次次地重复。我忽然明白:吃饭了没有?

万香校长说,这位老人还记得我们哩。这一瞬间的动作,温暖了我柔软的内心。

还有一位年轻的外嫁来的女子,带着一岁半的小儿,自己有病,还独自一人履行着照顾兄长一家的责任。

这一种负重坚持,刺痛着我每一根敏感的神经。

沿途,层台累榭,美轮美奂。稀稀疏疏的几间平房夹杂其间,却终究掩不住富裕的主色彩。每走进一户,我都会为华丽的装饰、现代的家具而啧啧称叹。我还以为这些洋楼都是如传说中的“打工成果”,一问,竟有不少是近两年种田卖棉所得。“种田种出小洋楼”,这在过去简直是不敢想像啊。

洋房主人那自食其力的自信和豪气,时而“还有比我更好的”的谦虚,惹得我是惊羡不已。

沿途,还有一道孤独的风景。

他们或她们,全是六十、七十、八十高龄的老人,或头发斑白,不辍劳作;或步履蹒跚,禹禹独行;偶尔,也会见一只狗无精打采地倦缩在旁边。可以猜想,他们的子女在异域他乡,奔波打拼,开创事业。而他们,默默守望,希冀依旧,无怨无悔,渐行渐远。

回程的路上,我想起了父母。

我的父母也是农民,他们也何尝不是如此呢?在我求学最艰难的时候,毅然卖掉了老房子,父亲远去新疆打工,母亲染病四处求医。他们种田交税,省吃俭用,从不求人,也受尽了世间冷落。时隔四年,他们用勤劳的双手又重新建起了新房。如今,大儿事业初成,小儿新婚起家,却也从来不辍劳作,依然像当年抚育我们那样尽心抚育我们的女儿;依然眷念着远隔八十里的老家,每月甚至每周都要回去收拾和整理;依然细心经营现在奋斗未来。

这就是农民,这就是本色。谁能说,他们不是我们身边最可爱的人?

初春的田野早已见熟悉的新绿,那是坚忍了一冬的生命的气息。是的,身边总有一个人群,不容漠视,值得我们缅怀和敬仰。

——写在2011315日万名干部下基层走访调研后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