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草青青

离离田草,黄又复青。

 
 
 

日志

 
 
关于我

不要戚戚于自己的位置、年龄、环境和收入,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正在向什么方向移动。

网易考拉推荐

恋歌一曲送君归——纪念我的学生罗江宏  

2010-09-04 00:55:26|  分类: 原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恋歌一曲送君归

——纪念我的学生罗江宏

生命,如同一块脆弱的玻璃。岁月如指尖,轻轻一触,一不小心便碎了。这段时间里,一个年轻生命的消逝,惨痛的偶逢遽别再一次让我直面这生命的脆弱。

获知学生罗江宏病逝的消息时,正值开学。学生姜艳告诉我时,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我想问个究竟,可我看到姜艳的留言:不要再提及,很伤心,直流泪。我不敢在“师生会”这个群里去触及每一颗柔软敏感的心灵。我只能陪着你们,一起揪心,一起痛惜,一起祈祷。

活泼开朗,谈笑风生的罗江宏,就这样走了。据说,是在南京,多了点“客死”的味道,越发令人悲凉了。

罗江宏是我的学生,确切的说,是我初上讲台时,任教的第一届学生。那年,我未满18岁,他,约摸16岁吧。初三的语文课上,我是他的老师;课下,我们似兄友一般。

初三的他是很调皮的。他的家就在学校附近。他便和一群孩子们经常在夜里翻墙回去,或为一瓶小菜,或为一包水果,或只为一次放纵的热水澡。他和同伴们的调皮常引我发怒,乃至鞭打。

他酷爱美术。发现他有美术的禀赋,也是在语文课堂上。大家读得热闹的时候,直立在课桌上的一本语文书后面,便是他悄然地、痴迷地作画的情景。待我又要发怒时,却惊奇地发现,他的素描,竟是如此的生动。因为他的成绩不是很好,我便动员他报考美术专业。学校没有专业老师,我更是一个艺术的白痴。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自由——让他在我的寝室里独自练习素描。半年下来,他居然能在很短的时间里为同学画一幅逼真的人物素描了,这真验证了“无师自通”的说法。可惜!贫寒的家庭,偏僻的环境,闭塞的信息终于还是埋没了他,可惜!

记忆中,他于我的帮助不少。曾记得在那所偏僻的乡村中学里,还是手推油印的年代。他的钢笔字写得很漂亮。那时,看到他飘逸刚劲的行楷字,很是惊异。这在偏僻的乡村中学里是不多见的。于是,他便成了我的得力助手,刻写钢板。课间,或是午休,他趴在桌上,一丝不苟地刻写着,我,则在旁边手推着油印机。一张张试卷,便在我们师生合作中诞生了。没有想到,这散发着阵阵油墨香的试卷,注定要刻进我的记忆,渗进我的血液里了。同学们可能不知道,他们中考复习那堆成小山似的试题集,全是他一笔笔地刻写下来的啊。

初三毕业的时候,我回老家。罗江宏和一群学生们陪着我骑车30多里。然后,他们又帮着我下田割稻子,忙碌接近一周。我们一同迎着朝阳下田,一起沐浴月光露宿。没有埋怨苦和累,没有计较吃和住。站在我的面前的,永远是风趣幽默给人欢乐的他和一群热情、快乐、懂事的学生们。

我调离了那所学校,他们也各自去外地读书和打拼,彼此难见。约是四年后,罗江宏来看我,带给我一点茶叶。言谈中得知他在贩卖茶叶,风尘仆仆的样子,让人感受到打拼的艰辛。又是一年,他来看我,精神好多了,还特别会说话。我感怀这个社会才是真正的老师,它能很快让一个人成长起来。他几经展转,去了南京。每次离去,总要打个电话,告诉我又到了哪儿,或在那儿陪老乡喝啤酒。每次回来,总要在我这儿小坐。他俊郎的外表,还是依旧一脸的笑容,给人一种生活的自信。我听他高兴地讲述推销酒、谈生意、打工的经历,真为他平淡却充实的生活感到高兴。

最近一年,杳无音讯。没有想到,噩耗突降。而立之年的他,却在一瞬间轰然倒塌。人生不是故事,却也免不了这样令人痛心的悲剧。人生不是戏剧,有的时候却比戏剧更加揪心,无处话凄凉。

罗江宏,在今晚这个安静的夜里,我想起你的点点滴滴。每一分记忆都刻骨铭心,每一分记忆都因温暖而痛心。

我的眼前,QQ上的一抹鲜红已停止闪烁,化作一片冰冷的黑色。照片上,还清晰地映现着你的微笑,你的眼神,还有你的手臂下依偎的一双可爱的儿女。曾经,你的微笑,让所有亲近你的人觉着这个世界是如此温馨。现在,所有依靠你的人觉着这个世界是多么地残酷。我在想像,你年幼的儿女伸出手臂,一只手挽着妈妈,而另一只手垂向地下。他们在一齐努力一齐祈福,想把你从另一个世界挽起,为他们撑起一个坚强而温暖的家。我不敢想像,你的年迈的父母,他们眼泪之河早已因你的离去而枯竭和凝固……

“师生会”群,安安静静,各自用隐身的黑色来默默祈祷,遥寄哀思。

你走了。这一走,我们是永无相见。人生难道就是这个样子:突然地不期而遇,带来突如其来的惊喜;突然地分手遽别,遥遥无期,带来难以言状的悲苦。生命啊,难道就是这个样子:无法回避,又不堪忍受。

你走了。“拼一醉,留君住,歌一曲,送君路。”无比的心痛,无限的思念,化作文字,愿你在天堂过得很好,我的学生,我的朋友。

 采穴中学三(2)班班主任、语文老师  黄华斌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