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草青青

离离田草,黄又复青。

 
 
 

日志

 
 
关于我

不要戚戚于自己的位置、年龄、环境和收入,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正在向什么方向移动。

网易考拉推荐

亲历汶川  

2010-11-28 16:53:00|  分类: 原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1114日——22日,我在市教育局安排下赴四川参加全国第二届中小学校园文化与品牌学校建设校长论坛。其中,“考察灾区重建”活动让我感受一个真实的新汶川,随同考察报告,写下此文。

亲历汶川

/子夜·田上草

穿越汶都高速最后一个隧道,高速中断,巅跛中我们进入汶川映秀镇。一辆警车,两辆小车在路口迎接我们的考察车队。虽有尘土飞扬,但热情暖心。

穿过一座独具民族风情的城堡,到了考察的第一站——水磨古镇。

车在羌城旅游接待中心前的广场上停下,一座仿布达拉宫建筑巍然屹立山头。导游告诉我们,这是水磨古镇标志性建筑——春风阁。登上去,扑面而来的是熟悉而亲切的楹联“羌笛何曾怨杨柳,春风遍吹新汶川”。

眺望古镇,尽收眼底。看吧,这赤祼祼地依偎在面前的,是一座怎样的水磨羌城啊!

两峰之间,一溪东去。群楼并起,商铺林立。依山而建,傍水而居。羌楼,藏色,汉阁,融合映衬,好一幅美丽的羌藏汉民族和谐图。微微道旁树,澜澜水中波。秋风习习,水声潺潺,步履纤纤,暖意融融。

联结春风阁的是禅寿老街。古色古香,高低错落。一路下行是青色的石板路,清澈的流水顺势缓缓蜿蜒淌过,在阳光照射下是波光粼粼。人声、水声、风声相和,古色古香又多了几分水色江南般的古韵。这里的许多楼阁,还保留着震前的砖板木料重建而成,或许是为了铭刻那段伤痛的记忆。家家不同阁,户户不同窗。但是,你一定会发现,家家户户的楼檐下,同挂着一面国旗,鲜艳夺目。导游说,挂起国旗,全是百姓们自发的行为:国旗在,信念在,恩情在。

老街的尽头,又是一个小广场。最引人注目的是观景墙,“大爱無疆”四个大字闪闪发光。它们是用地震中破碎的明清朝的青花瓷拼砌而成。望着它,闪烁着震撼而又温暖的光芒。看着不远处轰轰烈烈的援建场景,细数这一幢幢、一间间、一座座、一路路,再看那一路而来的碎石、断桥、陷路、垮房,还有那一组组怵目惊心的数字,我想,“大爱无疆”在这里才找到了最好最准确的注解,也有了更丰富深刻的内涵。

水磨镇八一小学是我们的分会场。这所由解放军二炮部队投资8000万援建的小学既具藏羌民风,更有现代气息。在这里,我们见到了抗震救灾的英雄校长谭国强,这位从灾难的废墟中挺过来的羌族汉子,在客人们的面前充满微笑的脸庞,终是掩藏不住深深的沧桑感,在导游的要求下,他用粗旷而热情的语言述说着他悲壮的映秀小学。

当我们驱车前往水磨中学时,学生们和校领导早已手捧洁白的哈达和鲜艳的羌红排队迎候在校门。当火红的羌红围上我的脖颈时,我用鞠躬的方式表达对孩子们真诚的敬意。在这所在震后重建的学校,最壮观的建筑,最亮丽的风景、最现代的设施下,接纳了阿坝州牧区的孩子和另一所受灾学校的借读生。生者是幸福的。

去往映秀镇的路,虽已经整修,但滑坡留下的痕迹依然可见,路边还有未清理的山上滚下的巨石,让人心生恐惧。

走进新镇,一切都是新的。宽阔的水泥路,精致的小园林,优雅的小街道,一排排拔地而起的新房堪比别墅。随处可见是正在加紧施工的身影。谁会知道,两年前的废墟上重生了这“小桥流水人家”呢?还有那所即将竣工的映秀七一中学,让人想起温总理的话:在灾区,最美丽,最坚固的是学校。

我们怀着敬畏的心步入漩口中学遗址,也就是汶川地震纪念中心。在一片新建面孔中漩口中学五层教学楼倒下的身姿被永久保留着。破裂的钟表,指向1428分。我手捧一支黄菊,虔诚而小心地放在了纪念碑前,默默祈祷,心如潮水。在这一栋被毁的楼下,在这一堆堆砖石间,多少优秀的教师和孩子就这样走了,还有多少孩子至今仍埋在废墟里,还有多少的生者亲人在守望?

返程时我们走东线。沿着岷江而下,两边连绵的群山几乎都被剃了光头,赤身祼体,不见一丝绿色的肌肤。江对岸的213国道早已被垮塌的山石掩埋,断裂的高架桥仿佛还在向路人诉说着5·12的悲壮与恐惧。让人忍不住想起,地震突袭,天崩地裂,乱石飞溅,哀号遍野。很难想像,在地震发生后的几天里,解放军官兵,是怎样从这样的“天险”翻山越岭地冲向灾区,在余震不断,命悬一线的死亡之谷里挺进救援。

“导游”是不得不提及的,他是汶川县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袁刚。我们一路行来,都是他亲自引领、介绍。他异常平静地介绍着汶川的学校重建,汶川的英雄师生,还有他自己亲临救灾一线的经历。他用风尘仆仆、率直热忱诠释着灾区人民的感恩和信念。他和汶川一中的龙绍明校长一路将我们送到映秀的出口,挥手作别。秋风中,是坚毅的身影!

羌族,这个“云朵上的民族”,无疑在“5·12”中成了一个最悲壮的民族。汶川,这个“震撼世界的山区”,两年过去了,这个曾经被夷为废墟的地方,这个曾经被全世界的人牵挂和惦念的地方,当我们回首那些不堪回首的一幕幕时,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期待着它的浴火重生。然而,亲历汶川,我看到的是灾区重建的新表情、新精神。

——汶川不相信眼泪。逝者已矣,生者当更加坚强幸福地活着!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