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草青青

离离田草,黄又复青。

 
 
 

日志

 
 
关于我

不要戚戚于自己的位置、年龄、环境和收入,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正在向什么方向移动。

网易考拉推荐

草原寻梦  

2009-10-04 14:50:00|  分类: 原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夜·田上草

草原,一个遥远的梦想。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在一遍遍地朗诵这美丽如画般地诗句中,知道了草原。而草原的影像却很模糊。有了电视,不知几千里的草原景观就真切地展现在眼前。看吧,天高云白,风烟俱净。一碧千里,翠色欲流。绿的旷野,绿的小丘。绿草没膝,风吹草俯,一群白就忽入眼里,随之而来的,是咩咩的羊鸣整齐地响彻穹宇。从小丘上下的羊群,走在哪里都像给无边的绿毯绣上了白色的大花。不远处,马群飞驰,时而惊扰正安静觅食的羊群,也跟着奔跑起来。这种境界,使人惊叹,叫人舒服,引人回味。待到给学生教学语文,呼伦贝尔的名字便在我的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潘岳说,天下坦诚之人,一定会喜欢呼伦贝尔的壮阔;天下勇敢之人,一定会热爱呼伦贝尔的奔马;天下静修之人,一定会赞美呼伦贝尔的清新;而天下诗歌之人,一定会后悔自己没生长在呼伦贝尔大草原。

从没有去过草原,可我的魂灵早已在草原上神驰飞扬了。

亲近她,就在2009年的8月,希拉穆仁大草原。

乘坐16个小时的火车,是很难熬的。同行者选择了沉睡。而我,天幕微启,就端坐于窗前,目不转睛地搜索着。车过山西大同,就要进入内蒙地界了。虽明知还有数小时的路,却仍怕错过一处草原风景。

车到内蒙首府呼和浩特时已是夜色迷蒙。沿途,已见草原特有的地貌,却无美丽的景象,倒是多了许多的贫瘠与荒凉。下车时,我问同行者,你们见到了鸟雀吗?

没有啊?没有!好像没有吧。没有,你有见过吗?我好像看到一两只……

丛林是有的,可没有鸟,也没有想像中的雄鹰高翔。

一夜无梦。第二天匆匆吃过早餐,便搭上旅游巴士,沿着大青山直奔希拉穆仁大草原。车过武川县城,眼前就开始呈现星星点点的蒙古包,终于到了。

眼前聚集着几十个蒙古包,白色的帐篷上镶着红色的花边,在阳光下格外地耀眼。脚下,光秃秃的,唯有黄沙碎石,这让人想到江南家乡的泥泞小路。还有路边散落在枯草断茎上的马粪,不远处的草,要长得深些,却是满眼的黄色,难寻绿影。我们都不免失望起来。

不及洗把脸,我们放下行李包就直奔更草原高处。待到一口气跑上最近的顶端,黄色高原,苍茫无垠。没有蒙古包,也没有一群群的绵羊白,更没有挺着大肚的奶牛群和奔腾的俊马,甚至,我的脚下,也没有碧绿的草。除了沙,还是沙。呆望与寻觅中,有人惊叫一声“看那边”,茫茫黄色中一股浓浓的深紫色。只怕是绿草吧?我们一起奔寻,待到跑上去,还是一片荒芜。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白云遮挡阳光形成的阴影啊!

同行的荣老师一人撑着把伞向纵深处走去。我,罗,李三人也自寻一个方向向高原的高处徒步行去,寻草,寻羊,寻牧民口中的沼泽地,也是寻梦。

草原行走没有想像中的轻轻绵绵,却坚硬难行,须小心谨慎。偶尔会有一团绿茵。头顶烈日,难熬。我们就加紧步伐向白云遮下的阴影里赶,然后坐下。草原看云,倒很惬意。头顶是白云悠悠的苍穹,脚下是连绵起伏的高原,远处是渐行渐远的马队。天下的云姓白,可没有哪里的云有草原云自由、瀟洒而飘逸。草原的天,蒙古人叫长生天。那是一种永恒的蓝,代表着草原人最原始最美好的祝福。高原的尽处是什么,向北还是草原,是遥遥大漠。难以想像,遥远的古代,蒙古族人冲破天堑,走出额尔古涅昆群山,跨过额尔古纳河,融入这蒙古高原开始发展壮大,建立文明。继续前行,“一山还望那山高啊!”老罗感叹,待到回头看不见营地的时候,这才知道已经奔走两小时有余,很远了。除了沙河,终不见理想的草原。原路返回。

我们急问向导,草原怎么没有草,怎么不见真正的蒙古包?向导告诉我们,这里的草因开发旅游被踩踏破坏了,要到深处才能见到,自费骑马或坐车去,还可以到牧民家做客,喝奶酒奶茶。“不骑马焉能说到了草原!”我倡议,大家决定骑马进草原。

一路小跑,有惊无险。沼泽地到了,终于见到了久违的绿,心中的绿。在小丘夹缝中的沼泽地里绵延着一条蓝色的丝带。说是河,倒不如说是溪流。河两岸的草地绿油油的,像是铺了一张巨幅毛毯,软绵绵的。草丛中,各色不知名的小花星星点点,有一种草长得格外厉害,一丛一丛地堆了起来,约有半人高。草地上坐看小丘,多了分水墨画的感觉,线条极其柔美,只用绿色渲染,没有用笔勾勒。只可惜,不远的四围还是一眼的黄色。不待回程激情竟自莫名地消逝了。

蒙古包里宿了一夜后,我们转道去鄂尔多斯响沙湾。汽车穿越大青山,绵亘不绝,峰峰相接。一边是陡山绝壁,一边是沃野平原。这让人想起“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的内蒙民歌;让人想起王昌龄“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豪迈诗篇,也让人想起白居易“每至戎人送马时,道旁千里无纤草”的慷慨悲唱。草原消逝于身后,影像渐渐模糊,而清晰不绝的,是车上《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和《我和草原有个约会》的优美动听的音乐。即将迎来的,一定是真实的大漠黄沙。

有原无草。草原,难道你真的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作者单位:涴市中学)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