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草青青

离离田草,黄又复青。

 
 
 

日志

 
 
关于我

不要戚戚于自己的位置、年龄、环境和收入,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思想正在向什么方向移动。

网易考拉推荐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2009-01-30 14:03:18|  分类: 教育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我的2008

                                                                         文/黄华斌

2008其实早已经过去了。寒假早过去了一半,新年的鞭炮声渐渐沉寂。每天的我就是吃饭,看碟,上网,玩游戏,然后迫不得已地入睡。还是迟睡的习惯,碟可以看到凌晨3点或鸡鸣,太阳照到床头的时候才睁开惺忪的睡眼。一个假期似乎让我变得慵懒了。想起过去的2008,盘点我自己。真正坐在电脑前,安安静静的,特别是当心灵沉静的时候,却再也没有了情郁于中而形于外的感觉了。

                                                                          地震了

5月12日,汶川地震了。5·12成为国人不忍回忆的日子,因为它带来的是伤痛。回忆那一刻的我和学生,还有同事们,常有感动在心。

地震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四楼教室上语文课。突然,教室里同学们开始议论,东张西望,有的看脚下,有的看楼顶,然后齐刷刷的目光看着我。我说,看什么,听课!学生们说,老师,桌子在摇晃,黑板上面的标牌也在动。我才注意到,真的是这样。我迅速走出教室,才看到很多老师已经在楼下聚集了,我扶在栏杆上看下面的时候忽得感觉整栋楼都在摇晃,我一阵头晕。猛然,我想起了地震。前面的日子里,轻微的地震有过几次了,这次只不过动静大了点吧。从地理上说,这里不是地震带。我走进教室,很平静地对学生说:可能是地震了,大家不要乱。一会儿就没事了。又一阵摇晃,更明显了。教室里面乱成一片。我感觉有几个班的师生在下楼了。我说,大家有序地下楼,不要慌。大家很快地跑出来,我留在最后。教学楼摇得更厉害了,直到全校学生下楼的时候,还在摇晃。

然后,广播里传来汶川7·8级特大地震的消息。学校停课了,我和其它的领导老师们在楼上清查学生是否如数下楼,不停地驱赶“不怕死”的一群学生远离教学楼,然后等着上面复课的通知。

事后,关于汶川地震更多的新闻定时地通过电视与网络传来。回想地震的那一刻,让我不寒而栗。虽然临危不乱,但对地震的反应还是慢多了。我所在的教学楼四楼,如果房子倒塌,那会是什么结果呢?

那一段日子,我和很多的国人一样,每天总是第一时间挂在网上或守在电视机前搜索着关于汶川地震的最新信息。

“千秋学长,一路走好,千秋学长,一路走好!”这是英雄教师谭千秋的母校师生送别谭千秋时的动情祝福,每一声响彻环宇,每一声直捣心肺。坐在电视机前的我,早已伴着这祝福与祈祷声泪水潸然。

5月17日下午14时28分,全国哀悼日的第一天。我和其他的老师们准时守候在办公室电视机前,与央视同步,打开了校园广播,防空警报鸣响响起,全校学生在那一刻同时起立,肃静、默哀。全校沉浸在一片悲痛与思念之中,唯有这一刻的宁静最能寄托所有哀思与怀念。后来,在课堂上中止讲课与学生一同默哀的老师对我说,有女生流泪了。这是最真最美的泪啊。

“我们的音乐老师,让我们赶紧下楼,在拥挤的楼道口,音乐老师停下了,让出了后面的学生,她留在了最后。这就是我们的音乐老师,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尊敬和信赖呢?”这是七年级的一名学生在地震发生后的一篇作文的文字。透过它,我理解了灾难降临的时候,英雄教师的壮举原来是这样产生的。

给汶川灾区捐款的倡议是委托班长宣读并组织的,我一反常态,没有强调的言语,只有安静的等待。从来未曾看到的踊跃与激情,5元、10元,20元,50元……大爱无言啊。

今天地震的阴影即将过去,灾区的重建正在展开。余秋雨曾在“非典”之灾到来的时候作诗一首:谁也不想预约灾难,/如果它不期而至……/我们却也懂得:/人类的进化,大半来自病疫;/人类的互助,大半来自危机;/人类的高贵,大半来自灾祸;/当一切很快过去,/回过头来会发现,/我们已跨越了很大的一步,/智者不乱,/仁者无惧!

是啊,灾难,带来的不只有恐怖,还有温情,人与人相互给予;更有凝聚力,一个坚强的民族。

                                                                              港澳行

7月,镇里组织年度受到各级各类表彰的教师港澳游。除了天堂般的美丽繁华,还有其身上“回归”的历史烙印,让人神往。为了这次旅行,我放弃了华中师大《语文教学与研究》杂志社哈尔滨之旅的邀请。

我们一路乘火车南下经深圳过关,香港三天,然后乘船赴澳门两天,最后经珠海入关返回。回来后我写下了《平生一次港澳行》,纪录自己的见闻与感受。

激动总是短暂的,沉静之后,有三点不能忘怀:

随团出游,自己就不是自己了。被别人牵着走,马不停蹄,走马观花,三分新鲜七分累。

旅行路上处处是陷阱,明知前面有陷阱却还主动地往里钻。有的时候还真被人骗了还不忘记说谢谢。

所以,提醒自己:不要被美丽迷惑了心智。

 

                                                                     告别“老班”

“老班”,是学生们对我的称呼。这种称呼其实很亲切的,现在我开始怀念了。

秋季开学人事调整,我的工作分工发生了变化,分管教育教学教研。琐事更多更细,任务更重,班主任的担子就卸下了。回想一下,工作14年,当了6年班主任,中间卸任;去年兼任班主任,算是一次功课复习了。

学生还是原来的学生,只是少了10多个。几个成绩不好的被调去了普通班,转走了几个,虽然成绩不怎么好,但都是挺有个性的。对他们的印象特别的深。这让我想起了她们在舞台上迸发的青春活力,还有办黑板报时她们的认真负责。

巡视课堂或课间时总会碰到一个女生熟悉地叫我“黄老师”,她是我班上原来的学生,姓朱。有一次,她又叫我时我打趣地说:你现在变乖巧多了。她笑着说,我原来也很乖啊。我怔住了,是啊,她原来也很乖的。我想起上学期最后一次考试时风波,就是她在冲出考场后我把她拉回来,在我的办公室里任由她哭泣。我清楚地记得她愤怒地责问我:我什么时候听过她这样的学生的心里话了,我只会听某某人的一面之辞。期末考试她成绩很不好,被调去了普通班。刚去普通班几天,她就哭着到我的办公室,说班上的老师说话难听,说同桌的男生常欺负她。我唯有劝慰。但我的心在自责。在确定调出她的名字前,我怎么没有犹豫一下呢?于是,我只能常常碰见她的新班主任和老师们说她很不错,只是偏科;叮嘱要多关心她。

不当老班,办公室就很少有学生的身影了。

不当老班,也很少接到家长的电话了。

不当老班,节日的时候也没有收到学生的贺卡了。

也许,在他们面前,多了一分校长的威,少了老班的亲了。

不过,多年以后,领导不做了,“老班”的功课不会丢吧。

                                                                         讲演与电视秀

这个教师节,我被评为明星教师。500元的奖金早已买了东西和同事们分享了。

镇政府破天荒的浓重集会庆祝教师节,会议代表有上级领导、教师同行、离退休教师代表、家长代表和各级干部。命我在会上作个典型发言。

我用一个晚上将暑假教师集训会上的发言改成了一篇20分钟的发言稿《教师,为谁辛苦为谁甜》。

庆祝会上,当我走上鲜花簇拥的发言席时,我发觉登台发言已成习惯的我竟然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开篇时嘴竟不听使唤,言语不畅了。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或许是氛围不同吧。

紧接着,电视台来了,专访我的一个节目。其实我本不愿意,对于媒体宣传,我向来不热衷。再则,自己形象不佳,恐怕是贻笑大方了。

拍摄时,我才发现,脚本就是我的那篇演讲稿。我按照导播的要求,上课、辅导、批改、写作、上网、对话,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木偶。

几天后,同学和好友发来短信,说看到我上电视了,祝贺我。

我的经历中多了一笔:很不情愿的电视秀。

                                                                      忙碌的12月

12月,校长老马外出培训,一个月。

忙,就成了我生活的主题曲。

忙于开会,省里、市里、镇里,几乎每周都要外出开会,连续三周的周三至周五就是外出开会。会议就像是连绵的雨。课是抽空提前或挪后上的,无暇备课,效果自然是要打折的。

忙于应付,应付方方面面的检查评比。很多的时候自己就是演员,成了主角。

                                                                         迷茫

我总是以为,课堂是一个能让人身心轻松愉悦的地方。

很多的时候,我就是在课堂上让自己疲惫的心灵栖息。

诗意地栖居于语文,是一名语文老师孜孜以求的理想。

最近的感觉却十分地不好,课堂一片死气沉沉。我在博客上记录这段心情:令人生哀的语文课堂。

我想了很多的办法改变课堂教学的现状,但很不理想。

我能听见自己的耐心骤减的声响。

面对学生低靡的情绪,我选择了同样的办法:沉默而冷静。

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败,袭满我的全身。我开始厌倦我的工作,这个曾经向往并引以为荣的职业。

这是否就是心灵的惰落?

                                                                       稿费,还有喜讯

学期就要结束的时候,我接连收到稿费。稿费收到的时候,妻比我更高兴。

1月12日,邮差来了,我签收了5张稿费单,语文周报寄来的,2700元。啊!交给妻的时候,她都乐得跳起来了。现在的妻已被稿费乐晕了,早已将原来每到一笔稿费就作个记录的习惯抛到九宵云外了。

这一年赚了多少稿费,不得而知。估计七八千吧,没有去年的多。

稿费倒不是我关心的,写了多少文章是最清楚的。

2008年,我幸运地成为《语文周报》“作文辞典”的策划和撰稿人;成为《考试报》作文版“生活作文序列”的策划和撰稿人;成为《中学生导报·语文周刊》中考版“现代文阅读考点突破”的策划和撰稿人;并继续为《作文指导报》中考版和《学苑新报》写作文稿件。

欣慰的是责任编辑评价我的策划新颖、别致、针对性强。

欣慰的是责任编辑评价我的作文稿件灵活、实用,深入浅出。

2008年,我实现了在《语文教学与研究》上发表作文教学论文的目标,《农村初中的作文教学》刊于大众版第10期。

2008年,我的一篇3000多字的论文《构建读写序列,实施细节指导——我这样教作文》,在湖北省首届中学作文教学论坛会上评为一等奖,并刊发于《新作文·中学作文教学研究》第11期。这篇论文,是我对自己近两年作文教学的一个最全面的总结。

这篇文章,我爱不释手,自鸣得意,一遍遍捧读,一次次陶醉。

我醉于它是我思考的结晶,它是有创意的,闪动着智慧之光的。

我醉于它是我一次次的课堂教学实践的总结,它有一个最朴素的名字叫真实。

我醉于它是我笔耕之路上一个重要的起点,从指导作文到教学作文,从实践到理论。

2008年,我辅导学生在省级报刊发表文章80多篇,辅导8名学生在第九届新世纪杯作文竞赛中获得二三等奖。学生每一篇文章成为铅字,都凝聚着我的心血与智慧。

2008年,我又一次被确定为2009年荆州市中考语文复习资料《学在荆州》一书作文的独立撰稿人。中考命题人王佑军老师告诉我,本可以在去年的文章作点修改就可以了,却重新设计组织,文章写得太好了。限于版面负责删改稿件的专家、荆州区教研室的冯大海老师阅后说删哪一句都损伤了文章。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话语更催人奋进呢?

2008年,我写了多少字,电脑是忠实的记录员,妻是真诚的第一读者,而夜则是毫不厌倦的陪客。

                                                                   可爱的学生

考试结束了,一年也到了尽头。

怀着一种失落的心情,我写了博文《又一个冬天》。

除了少数几个,很多学生们早从我的表情与眼神中读出了失败,他们便和我一样伤感。

其实我深知,很多的学生都努力了。

一名姓丁的学生写下了作文《你的目光,我总是期待》,让我心头一热,原来,她感觉我最近对她好像忽略了。

刚转进的一名姓袁的女生在作文中写道:这次质检虽然我们没有考好,但我们会继续努力,而我们最希望一直站在我们身后,给予我们帮助与支持的不是别人,就是老师您啊!读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当着全班的学生真诚地对她说了声“谢谢”。

还有很多的学生对我的课堂上的冷漠表达出了最大的宽容。

成绩揭晓后,按照考前的说法,96分以下的同学主动找老师“预约”寒假作业。放假的前一天,陆续地来了。我和他们商量着布置了各自的作业任务,或多或少,或有或无。那一段相同的对话虽然简短,但有趣:

作文得了多少分?阅读得了多少分?失分最多的是第几题?能告诉我打算吗?

答案很准确,却有人再一次哭了。其实我没有打算让人哭。

放假的时候,学生张思禹闯进我的办公室。

黄老师,提前祝您新年快乐。说话的时候,他向我鞠了一躬。

我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很粗心的男生竟是这样一个有心人。

一句话而已,但温暖动人.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